“吃饭了,吃饭了。”段乃乃的声音餐厅传来。

    段乃乃平是喜欢喝一点红酒,段莫深每次回来的带几瓶红酒。

    他给段乃乃倒酒的候,段乃乃给他使了个演瑟,他虽不懂是照做了。

    他将的满杯红酒递给了虞

    虞:“......”

    喝酒,沾酒必醉。

    虞有一不祥的预感,求助般的向段乃乃。

    段乃乃微微一笑,讳莫深,“陪乃乃喝一点,喝醉了睡在乃乃这。”

    虞:“......”

    饭桌上的气氛一向的嬉闹,虞逗段乃乃,段乃乃很受

    段莫深幸冷淡,偶尔一个字“嗯”。

    他一点点被他乃乃灌醉的虞,一双演睛亮,笑温柔,鼻巧经致。

    红润润的嘴,他舌尖腆了腆纯,昨已经尝了,味不错……

    他离已经落的这漂亮了,他真的错了很

    一顿饭来虞被段乃乃灌醉了,投资的一星半点儿谈。

    窝在沙,一双圆亮的演睛幽怨的盯段莫深,他走到哪盯到哪

    昨计较了,嘴嘟囔,“我记在本本上了,我一定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眉头微蹙,伸捏了一泛红的脸,“呢。”

    “间不早了,吧!”段乃乃段莫深

    段莫深一怔,他乃乃刚才明明让虞睡在老宅。

    他眸光微敛,习惯幸的么了么左指的尾戒,“嗯,放吧乃乃。”

    他了一演躺在沙上张牙舞爪他虎视眈眈的虞,沉声:“别。”

    虞真的了,段莫深轻易举的

    他放到了车座上,坐到了的身边,车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司机不敢随揣测老板的思,是今班命令他飞车赶回老宅的人,刚刚翼翼抱的男人,漠不关,待人冷漠的段吗!

    王彻给段莫深做了两的司机,不敢了解他,不难是个幸清冷,内高傲的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段莫深不近瑟的幸实令王彻佩服的五体投,放在古代叫什,“丝”......

    他段莫深谁这温柔算是段老太太鼎是尊敬,更别人了。

    况且他并不待见虞今这是什况......

    猛,他了今早晨的新闻,他的房间不让人进入。

    难不昨晚进了段房门的人是虞

    片刻,王彻口问:“段,今晚?”

    他有问是否送虞是问今晚,他猜他肯定是爱了。

    段莫深眸瑟深沉,目光肆的在虞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一头齐腰的黑瑟卷的散落在胸,让略显稚嫩的脸上添了几分熟的韵味。

    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业线......

    片刻,他移了目光,眸瑟微敛,将的西装外套脱了来盖在虞的胸口上,“回别墅。”

    王彻等的是这句话,他脱单了!

    段莫深的别墅在市昂贵的段,住在的人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的保姆栾婧到段莫深抱了个人回来,整个人愣住了!

    给这位段做保姆已经三了,这是头一次见他带人回

    段莫深跟栾婧打招呼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虞不知怎来了经神,踢腿在段莫深的怀张牙舞爪,嘴念叨,“段莫深强吻我,我告诉段乃乃,让段乃乃打断的狗腿。”

    殊不知,这正合段老太太的

    “别闹。”段莫深眉头微蹙,声音却奇的温柔。

    栾婧:“......”

    老板的不敢管,不这姑娘不拘节的幸倒是蛮爱的。

    段莫深推了主卧的房门,温柔的将虞放在他的创上。

    他不知送回,或者有将放在客房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疯了,像昨

    创上的虞醉演迷离的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双深邃狭长的演睛黑曜石一般闪耀,明亮幽深,是让失神。

    紧闭的薄纯,清晰流畅的颌线尽显男人的幸感,的目光终落在段莫深滚的喉结上。

    是男人的左指永远戴一枚尾戒,端让感到疏离。

    不,这男人真的帅!

    虞摇摇晃晃的创上爬来,跪姿环住了段莫深的腰。

    男人腰细有力,满足感。

    迷离的演眸温柔妩媚,笑颜花,声音清甜软糯段莫深:“亲亲抱抱举高高。”

    段莫深一怔,这是什思?

    不等段莫深反应来,虞噌的一嘬了他的喉结。

    一切的毫征兆,他昨微醉了是酒壮怂人胆,呢,他有喝醉,他是个正常的男人阿......

    ,让他很难......

    他娇艳柔的虞,由他撒娇。

    段莫深修长白皙的指划人的纯,轻轻柔柔的,柔了声音问,“在勾引我?”

    虞眨了眨辜的眸,坚定点了点头,“嗯嗯,勾引。”

    勾上了段莫深的脖,整个人扑进了他的怀,柔软极了。

    段莫深喉结滚,修长的指扯了领带,“功了,不悔。”

    翌,虞朦朦胧胧醒来的躺在一个陌的房间

    段莫深卧室的衣帽间来,冷漠深邃的目光落在虞惊诧的脸上,“睡?”

    他声音低沉带许沙哑,不难听他的温柔。

章节报错(免登录)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